中山红木家具的传统制造工艺

- 2018-09-20 -

1、传统家具艺人

以手工方式制作家具,做工和技艺尤为重要。中山红木家具的制造,在继承明清以来优质硬木家具的传统技艺上,随着时代的发展,工艺水平得到了不断的提高,特别是许多优质产品,做工精益求精,工艺科学合理。


一、木材干燥工艺

首先,家具的制造往往直接取决于用材的性质。红木、花梨木等木材与紫檀、黄花梨在木材质地上尚有一定差别,因此,用材的加工处理就成为家具质量的先决条件。不少红木材料常含油质,加工成家具的部件容易“走性”,就是白坯完工以后,也还会影响髹饰。民间匠师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摸索出了许多处理木材材质的方法,积累了不少行之有效的经验。

旧时,一般先将原木沉入水质清澈的河边或水池中,经过数月甚至更长时间的浸泡,使木材里面的油质渐渐渗泄出来,然后将浸泡过的原木拉上岸,待稍干后锯成板材,再存放在阴凉通风的地方,任其慢慢地自然干燥,到那时,才用它们来配料制作家具。这种硬木用材的传统处理方法,所需时间较多,周期较长,现代生产已很少采用,但经如此干燥后的木材,“伏性”强,很少再有“反性”现象。传世的许多红木家具,有的已历时二三百年,除特殊原因外,很少有出现隙缝和走样的。用作镶平面的板材,不仅需经一二年的自然干燥,而且还需注意木材纹理丝缕的选择。


民国以后,有些红木家具的面板开始采用“水沟槽”的做法,即在面板入槽的四周与边抹相拼接处留出一圈凹槽,可避免面板因涨缩而发生破裂或开榫现象。这种手法一直延续到现在,显然在工艺上要比镶平面容易。这与传统工艺中起堆肚的做法有些类似,但只将面心板四周减薄后装入边框内,槽口仅留0.5厘米左右。


二、家具制造的图样

制造每件家具,总要先配料划线。划线也叫“划样”。旧时没有设计图纸,式样都是师徒相传,一代一代口授身教,每种产品的用料和尺寸,工时与工价,均需十分熟悉并牢牢记住。家具的新款式,主要依靠匠师中的“创样”高手,江南民间称他们叫“打样师傅”。在长期实践中,凭借丰富的经验,他们常常能举一反三,设计创新。


旧时硬木家具的制造,大户人家常邀请能工巧匠到自己家中来“做活”,少则数月,长达一二年。工匠们根据用户的要求从开料做起,一直到整堂成套家具完工。因此,民间又有所谓“三分匠,七分主”的说法,意思是指工匠的打样或设计,往往需要依照主人的要求进行,有时,甚至主人直接参与设计。所以,流传至今的红木家具传统式样,不少都是在传统基础上集体创作完成的。


笔者曾在一张家具的相片背面发现写有“工饭洋给拾叁元陆角”等字样,这说明清末时已有用照相的方法来“留样”的,以便日后再造。香港八龙书屋出版的《清代广式家具》一书中,翻印了距今一百年左右的《广东五常酸枝家私》图集,是“当时广州家具商行经营的……家具的造型图样”。这些产品图样作为一种“商品目录”,以适应当时外销的需要,也可认为是那时作坊生产的一种产品样本(图2—3)。毫无疑问,这些图样对配料、加工制造都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一直到2 0世纪的6 0年代,还有不少工厂仍用这类形式的图样来作为生产的图纸。从制造工艺上来说,这也是红木家具与以前硬木家具制造有所不同的方面。


三、精湛卓越的木工工艺

富有优良传统的木工加工手艺发展到红木家具制造的年代,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木工行业中流传着所谓“木不离分”的规矩,就是指木工技艺水平的高低,常常相差在分毫之间。无论是用料的粗细、尺度,线脚的方圆、曲直,还是榫卯的厚薄、松紧,兜料的裁割、拼缝,都是直接显示木工手艺的关键所在,也是家具质量至关重要的内容。因此,木工工艺要求做到料份和线脚均“一丝不差”,“进一线”或“出一线”都会造成视觉效果的差异;兜接和榫卯要做到“一拍即合”,稍有歪斜或出入,就会对家具的质量发生影响。


苏州地区木工行业中,至今仍流传着“调五门”的故事。传说过去有位木工匠师,手艺特别出众。一次,他被一家庭院的主人请去造一堂五具的梅花形凳和桌。匠师根据设计要求制成后,为了说明自己的手艺高明,让主人满意放心,便在地上撒了一把石灰,然后将梅花凳放在上面,压出五个凳足的脚印来。接着,按五个脚印的位置,一个个对着调换凳足。经过四次转动,每次五个凳脚都恰好落在原先印出的灰迹中,无分毫偏差,主人看后赞不绝口。


1.工艺与构造的设计

在木工手艺中,许多工艺和结构的加工均需匠心独运,尤其是各种各样的榫卯工艺,既要做到构造合理,又要做到熟能生巧,灵活运用。例如,红木家具中常常利用榫卯的构造来增强薄板或一些构件的应变能力,以避免横向丝缕易断裂、易豁开等缺点。对于一些家具的镂空插角①,匠师们巧妙地吸收了45度攒边接合的方法,将两块薄板分别起槽口,出榫舌后拼合起来(图4-1),既避免了采用一块薄板时插角因镂空而容易折断的危险,又提供了插角两直角边都可挖制榫眼的条件,只要插入桩头②,即能很好地与横竖材相接拼合。


由于清式造型与明式造型的差异,家具形体的构造往往出现各种变化,因此,在红木家具的制造工艺上形成了许多新的方法,像太师椅等有束腰扶手椅的增多,一木连做的椅腿和坐盘的接合工艺已显得格外复杂,工艺要求也更高。这类椅子的成型做法,需要按部就班,一丝不苟,大致可分四个步骤。一步是前后脚与牙条、束腰的连接部分先分别组合成两侧框架,但牙条两端起扎榫、束腰为落槽部分,以便接合后加强牢度。二步是将椅盘后框料同牙条和束腰与椅盘前牙条和束腰同步接合到两侧腿足,合拢构成一个框体。三步是将椅盘前框料与椅面板、托档连接接合,再与椅盘后框料入榫落槽,摆在前脚与牙条上,对入桩头拍平,然后面框的左右框料从两侧与前后框料入榫合拢。前框料为半榫,后框档做出榫。第四步是安装背板、搭脑和两侧扶手。这大概是红木家具中木工工艺繁复的部分。


2.科学合理的榫卯结构

工艺合理精巧,榫卯的制作是重要的方面。经过长期的实践,红木家具中榫卯的基本构造,有些做法已与明式家具榫卯稍有不同,如丁字形接合的所谓“大进小出”,即开榫时把横档端头一半做成暗榫,一半做成出榫,同时把柱料凿出相应的卯眼,以便柱侧另设横档做榫卯时可作互镶。


中山红木家具一般就不再采用这种办法,常一面做出榫,一面做暗榫。又如粽角榫的运用,依据不同的情况作出相应的变化后,更适应形体结构和审美的要求。粽角榫(图4-3)在桌子面框与脚柱的交接处侧面出榫,桌面和正面不出榫,在书架、橱柜立柱与顶面的交接处,顶面出榫和两侧面出榫,正、侧面不出榫。然而在一种橱顶上,粽角榫又出现了明显的变体做法。为了适应顶前出现束腰的形式,在顶前部制作凹进裁口形状,以贴接抛出的顶线和收缩的颈线,取得一种特殊的效果。这种构造的内部结构虽仍是运用了粽角榫的原理和做法,但外形已经不呈粽角形。再有,如传统硬木家具典型的格肩榫(图4-4),红木家具一般不做小格肩。所谓大格肩的做法,也常取实肩与虚肩的综合做法,即将横料实肩的格肩部分锯去一个斜面,相反的竖材上留出一个斜形的夹皮。这种造法既由于开口加大了胶着面,又不至于因让出夹皮位置而剔除过多,而且加工方便。江南匠师把这种格肩榫叫做“飘肩”。


中山红木家具常用的榫卯可分为几十种(图5),归纳起来大致有以下这些:格角榫、出榫(通榫、透榫)、长短榫、来去榫、抱肩榫、套榫、扎榫、勾挂榫、穿带榫、托角榫、燕尾榫、走马榫、粽角榫、夹头榫、插肩榫、楔钉榫、裁榫、银锭榫、边搭榫等等。通过合理选择,运用各种榫卯,可以将家具的各种部件作平板拼合、板材拼合、横竖材接合、直材接合、弧形材接合、交叉接合等等。根据不同的部位和不同的功能要求,做法各有不同,但变化之中又有规律可循。清代中期以后,不同地区常有一些不同的方法和巧妙之处,如插肩榫和夹头榫的变体,抱肩榫的变化等等。在深入调查研究中,偶然还会遇到某种榫卯或某一种局部的构造是我们过去所不知道的。


有人以为,精巧的榫卯是用刨子来加工的,其实,除槽口榫使用专门刨子以外,其他均使用凿和锯来加工。凿子根据榫眼的宽狭有几种规格,可供选用。榫卯一般不求光洁,只需平整,榫与卯做到不紧不松。松与紧的关键在于恰到好处的长度。中国传统硬木家具运用榫卯工艺的成就,就是以榫卯替代铁钉和胶合。比起铁钉和胶合来,前者更加坚实牢固,同时又可根据需要调换部件,既可拆架,又可装配,尤其是将木材的截面都利用榫卯的接合而不外露,保持了材质纹理的协调统一和整齐完美。所以,清料加工的家具才能达到出类拔萃的水平。中国传统家具通过几千年的发展,自明代以后,能如此将硬木家具的材料、制造、装饰融于一体,这种驾驭物质的能力,不能不说是对全人类物质文明的巨大贡献。


3.木工水平的鉴别

要全面地检查一件中山红木家具木工手艺的水平,各地都有不少丰富的经验,看、听、摸就是经常采用的方法。看,是看家具的选料是否能做到木色、纹理一致,看结构榫缝是否紧密,从外表到内堂是否同样认真,线脚是否清晰、流畅,平面是否有水波纹等等;听,是用手指敲打各个部位的木板装配,根据发出的声响可以判断其接合的虚实度;摸,是凭手感触摸是否顺滑、光洁、舒适。中山红木家具历来注重这种称为“白坯”的木工手艺,一件出众的中山红木家具,往往不上漆,不上蜡,就已达到完美无瑕的水平。


4.传统的木工工具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精巧卓越的手工技艺,离不开得心应手的工具。红木家具的木工工具主要有锯、刨、凿和锉。由于红木木质坚硬,故刨子所选用的材质,刨铁在刨膛内放置的角度,都十分讲究。


明代宋应星编著的《天工开物》一书中记有一种称为蜈蚣刨的(图6-1),至今仍是红木木工不可缺少的专用工具,其制法也与旧时一样,“一木之上,衔十余小刀,如蜈蚣之足”。现民间匠师称其叫“”或“”。使用时一手握柄,一手捉住刨头,用力前推,可取得“刮木使之极光”的效果。在木锉之中,有一种叫蚂蚁锉的(图6-2),木工常用它来作为局部接口和小料的处理加工,也是用作理线③行之有效的专用工具。有人以为凹、凸、圆、曲、斜、直的各种线脚全部是依靠专用的线刨刨出来的,其实许多线脚的造型是离不开这一把小小蚂蚁锉的,它在技师手中的功能,实在可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注释:

① 插角:角牙或托角牙子,江南工匠称之为“插角”。

② 桩头:北方工匠称“裁榫”,江南工匠谓“桩头”。

③ 理线:将线脚作整理加工,民间工匠称之为“理线”。


四、明莹光洁的揩漆工艺

中山红木家具在南方都要做揩漆,不上蜡,故除木工需好手外,漆工同样需要有好的做手。漆工加工的工序和方法虽各地有差异,但制作的基本要求大致相同。揩漆是一种传统手工艺,采用生漆为主要原料。生漆又称大漆,加工是关键性的前一道工艺,故揩漆首先要懂漆。生漆来货都是毛货,它必须通过试小样挑选,合理配方,细致加工过滤后,经晒、露、烘、焙等过程,方成合格的用漆。有许多方法秘不外传,常有专业漆作的掌漆师傅配制成品出售,供漆家具的工匠们选购。


揩漆的一般工艺过程先从打底开始,也称“做底子”。打底的前一步又叫“打漆胚”,然后用砂纸磨掉棱角。过去没有砂纸时,传统的做法是用面砖进行水磨。第二步是刮面漆,嵌平洼缝,刮直丝缕。第三步是磨砂皮。磨完底子也就做成,便进入第二道工序。这一工序先从着色开始,因家具各部件木色常常不能完全一致,需要用着色的方法加工处理;另外根据用户的喜好,可以在明度上或色相上稍加变化,表现出家具的不同色泽效果。清代中期以后,由于宫廷及显贵的爱好,紫檀木家具成为名贵的家具,其次是红木。紫檀木色深沉,故有许多红木家具为了追求紫檀木的色彩,着色时就用深色。配色用颜料,或用苏木浸水煎熬。有些家具选材优良,色泽一致,故揩漆前不着色,这就是常说的“清水货”。接着就可作前一次揩漆,然后复面漆,再溜砂皮。同样根据需要还可着第二次色,或者直接揩第二次漆。接下去就进入推砂叶的工序。砂叶是一种砂树叶子,反面毛糙,用水浸湿以后用来打磨家具的表面,能使之极光且润滑。传统中还有先用水砖打磨的,现早已不用,改用细号砂纸。再连续揩漆三次,叫做“上光”。上光后的家具一般明莹光亮,滋润平滑,具有耐人寻味的质感,手感也格外舒适柔顺。在这过程中,家具要多次送入荫房,在一定的湿度和温度下漆膜才能干透,具有良好的光泽。北方天寒干燥,不宜做揩漆,多做烫蜡。


现代中山红木家具揩漆多用腰果漆。腰果漆又名阳江漆,属于天然树脂型油基漆。采用腰果壳液为主要原料,与苯酚、甲醛等有机化合物,经缩聚后加溶剂调配成似天然大漆的新漆种。

相关新闻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