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式红木家具有多美以及红木成本有多高呢

- 2018-05-24 -

中山红木家具厂,每一锯锯下去的,就可能是成千上万的损失。经验丰富的下料师傅,并不仅仅是干的年头长,而是减少用料失误,让“木尽其材”,充分利用好每一块木头。100斤的原料利用率只剩下25斤开料过程开料的尺寸,如厚薄、长短、宽窄,都是根据家具设计图纸来定的。开料师傅除了掌握机器的操作技术之外,还要坚持两个基本原则,即“长料不能锯短,宽料不能锯窄”。开料堆放一根木头锯成板材以后,要恢复到木头原来的层次红木家具的美观是用高耗材换来的。红木家具的设计中有许多的曲线这样在开料上要耗费很多的边角料,历来的直料取弯,都是高成本的制作,虽然美观,但却用一吨的木材做半吨家具的成本置换。开料成为红木成本的节点,许多商家都在想方设法的节约成本,因此开料的木匠都是聘请熟练 精干的老师傅来担当,往往是厂里的一把手。开料成为红木行业中的细活,在开料前都需要丈量 、还需要用模型在木材上勾勒出轮廓 ,只能往大的范围切割,这样就势必要造成边角料,所以手艺再精也难避免产生废料。对于中山红木家具来说,开料就是在打底,底子打好,家具就能做精,因此在开料上每个厂家都显得“阔气”,这也成为红木行业的墨守成规,在开料时不惜材。从古至今,家具界对木头的追求就没有停止过。中式家具的起源在世界家具史上更早,其发展随着社会化的进程经历了多层次的变革。在汉中“巢”的本义是树上的“鸟窝”。相传,在远古昊英之世,人少而兽多。《商君书·画策》有言:昔者, 昊英之世,以伐木杀兽,人民少而木兽多。为防御猛兽侵害,人类聪明的祖先,从鸟儿在树上做窝现象中受到启迪,走上了“构木为巢”之路。

时代变革,人类对木的追求却始终没有变。为了保留木头的润泽,同时完善红木作为家具的适用性和美观,近千年来,无数红木人和木材的自然属性做着默然无声的“探索”:木材的回性、弹性,木材含水率、出材率、密度……这些要一一说起来,大概真能说上几天几夜。学无止境,对木头的不懈研究,大概算得上是每个红木人毕生的信仰了。

红木家具的制造工序非常严格,从木材的选材、烘干、榫卯、木工、雕花、大漆等都有相当严格的要求。20世纪初,从西方刮来的一阵金属家具热潮,也让很多家具设计师“打开了新大门”:将金属与实木相结合,在展现木质自然风貌的同时,赋予它金属的功能和个性。木头永远不会让设计师丧失灵感。天然的质感、绝无仅有的木纹,每一寸都充满创造力。将红木与其他材质融合,造就的也许是更加富有自然气息的家具。撑得起大气宏伟,也玩得转俏皮欢脱。红木人对木头的热爱和追求,大概源于传承千年的中国木质文化,大概也来源于刻在我们每个人心中的“工匠精神”。东兴红木家具还原中式真实的美感,引领新中式红木家具新风尚。


相关行业知识

相关产品